<track id="rdqkzaw"></track>
  • <track id="rdqkzaw"></track>

        <track id="rdqkzaw"></track>

        1. 久久成人影院_成人卡通动漫_撸一撸

          军事史上有哪些运气逆天的的人或部队?

          莱特湾海战中,美国舰队即将被日本舰队全歼的一刻,日本人居然跑了?如果日本人乘胜追击,历史可能会被改写。

          奇异的电报

          1944 年 10 月 25 日上午,在位于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总部电讯室里,一位值班少尉发出了一份密码电报,电文如下:

          向水边跳火鸡舞。 GG 第 34 特混舰队毕竟在哪里?毕竟在哪里? RR 全世界都想知道。

          这样一份没头没脑、近似天书的电文,飞越浩瀚的太平洋,在十点刚过的时候,送到了他的接受人——美国第三舰队司令威廉·哈尔西海军上将的手中。当时,他正在旗舰「新泽西」号上,带领舰队与日本舰队杀得难解难分。

          当他看到这份电文时,居然在瞬间失态了!只见他涨红了脸,一把揪下头上的帽子狠狠摔在甲板上,冲口骂出一些「不可描写」的脏话来。

          他的顾问长罗伯特·卡尼赶紧一把抱住他,向他喊道:不能这样!你到底怎么了?要平静!

          是啊,哈尔西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份看似胡言乱语的电报会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四星上将损失了理智呢?

          这得从 3 个月之前说起。

          (一)决策

          1944 年 7 月 26 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乘坐的「巴尔的摩」号重巡洋舰驶入珍珠港。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率一众高等将领前往码头迎接。就在欢迎仪式即将停止时,另一位贵宾姗姗来迟,他的呈现,立即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他就是美国西南太平洋战区总指挥,赫赫著名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老麦其人,非常注意个人形象且特殊擅长「作秀」。你看他今天的穿着:头戴一顶菲律宾元帅军帽,身穿一件棕色飞翔皮夹克。现在可是七月,夏威夷的盛夏季节啊。

          罗斯福此行,是来做和事佬,调停尼米兹和麦克阿瑟这两员大将之间的抵触的。

          仗打到 1944 年,太平洋战场的自动权已经牢牢掌控在美方手里。但问题也随之发生:随着战事日益逼近日本本土,日军抵御愈加猖狂,美军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下一步,应当采用怎样的作战举动,才干尽快的致日本于逝世地呢?

          简略地说,下一步咱们打哪儿?

          尼米兹的计划是:直接进攻台湾。从那里,直接动员对日本本土的最后一战!这是一个直入虎穴的计划,凭借着美国占绝对优势的海空力气,有望一战毙敌!

          可是老麦有不批准见。他要去进攻菲律宾。

          理由呢?他有一大堆:美国不能把 1700 万忠诚的菲律宾基督教徒留给日本人任其践踏;日本人残暴虐待集中营中的美国人,他们每天都在忍耐着可怕的煎熬,我们必需解救他们;菲律宾人冤仇日本人,美军可以获得当地国民的支撑……

          其实,他还有一个没说出口的理由,这可能是他力主攻打菲律宾最主要的理由:我答应过菲律宾人要打回去,这事关美国的声誉,也事关我的声誉。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太平洋战斗爆发前,菲律宾是美国的维护国,也是后者在远东最主要的堡垒。而当时拥有菲律宾陆军元帅军衔、身兼菲律宾陆军总司令和美军总指挥职务的人,正是麦克阿瑟。

          惋惜,战斗爆发之后,老麦麾下部队的表示差能人意。

          攻势凌厉的日军很快就把美菲联军逼进吕宋岛西南的巴丹半岛,后者伤亡惨重,士气低落,眼看着就要弹尽粮绝,援军又基本没指望,美国大兵自称是「巴丹的孤零兵」, 眼看着要被日军「包饺子」了。

          罗斯福赶紧下令,让麦克阿瑟撤到澳大利亚,担负即将成立的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给老麦一个台阶下。因为他发过誓要和巴丹共存亡,让他自己撤出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不能不撤啊,要知道老麦在美军中是神一样的传奇人物: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青的西点军校校长,还担负过美国奥委会主席和陆军顾问长,他如果被日本人抓住了,接下来会产生什么,美国人连想都不敢想!

          老麦自然也知道顺坡下驴的道理,可是究竟对被摈弃的部下心存愧疚。他临走的时候对继任者温赖特说:我要你知晓你的所有部下,我是屡次反对无效后才不得不分开的。

          到了澳大利亚,当第一次面对记者的时候,他再次强调,是美国总统命令我来的。他慎重承诺:我来了,但是我还要回去。为此,他特意把他的专机命名为「巴丹」号。

          他走后不到一个月,巴丹半岛上的美菲联军向日军投降,7.6 万人成了俘虏。

          为了洗雪美国曾经在菲律宾遭遇的羞辱,为了洗雪他本人在菲律宾有临阵脱逃摈弃部下嫌疑的羞辱,为了兑现「我还要回去」的诺言,老麦必需打回菲律宾!

          现在,美国总统、三军总司令就在他面前,凝听他的作战计划,他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机遇呢?

          成果呢?不仅罗斯福被他说服了,就连和他看法相左的尼米兹居然也被他说服了。海陆军达成共鸣:在 1944 年 10 到 12 月间,集中力气,解放菲律宾!

          (二)登陆

          毫不夸大的说,当时美军的力气以及对战局的掌控,已经到了「指哪儿打哪儿」的水平。一旦作战目的断定,势在必行,志在必得!

          所以,1944 年 10 月 20 日,产生在菲律宾莱特岛的那戏剧性的一幕就一点都不令人奇异了。就在这一天,四个强盛的美国师在莱特岛的海岸上强行登陆,几乎没有遇到敌军抵御。

          而老麦,穿着熨得笔直的军服,嘴里叼着招牌式的玉米轴烟斗,戴着飞翔墨镜,乘坐着一艘登陆艇,在菲律宾总统奥斯梅纳的陪伴下,向海滩驶去。

          海滩上,云集着众多头面人物和消息记者,大家都不想错过这个历史性的时刻。一位海军勤务队队长对乱糟糟的场景觉得不满,指着老麦等一干人等大声吆喝:让他们下来走!

          于是,在登陆艇还没真正靠岸的时候,前门便打开了。老麦走进了齐膝深的海水中,大踏步走向岸边。那一刻,无数记者举起照相机,留下了那张举世驰名的照片。

          老麦走到沙滩上,在残存的两棵棕榈树前,面对着麦克风宣布:菲律宾国民,我回来了!

          美军的登陆地点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众所周知,菲律宾的政治、经济中心是首都马尼拉所在的吕宋岛,日军在岛上重兵布防,随时筹备应对美军的登陆。

          为了打好这一仗,日方还特意临阵换将,调山下奉文来指挥菲律宾驻军。这可是个狠角色,有「马来之虎」的绰号,太平洋战斗初期,他在马来亚和新加坡让英国佬吃尽了苦头。

          而美国人选择的登陆地点莱特岛,位于菲律宾群岛中部偏南,东北是萨马岛,南面是棉兰老岛,占据这里,就等于把菲律宾群岛拦腰斩断,使日军南北不能呼应。

          莱特岛的东海岸是一片肥沃平原,海岸空旷,没有暗礁,作为登陆地点再幻想不过了。

          参与这次作战的美军尽是精兵强将。登陆军队的主力是克鲁格将军指挥的第 6 军,总兵力近 18 万众。为他们保驾护航的美国海军拥有 12 艘战列舰、32 艘航空母舰、23 艘巡洋舰、100 艘驱赶舰以及近千架作战飞机。

          这支宏大的力气分为两个舰队:金凯德指挥的第七舰队负责把登陆军队送上滩头并供给直接的火力保护;美国第三舰队则在外围游弋,负责歼灭一定来犯的日本结合舰队。

          第三舰队的指挥官,就是开篇提到的哈尔西。

          太平洋战斗开打以来,美国将星闪耀,最残暴的两颗,一是哈尔西,一是雷蒙德·斯普鲁恩斯。

          两人都堪称功劳卓越:斯普鲁恩斯在中途岛和马里亚纳海战中把日本人打得屁滚尿流,而哈尔西则在艰难卓绝的瓜达尔卡纳尔战斗中大出风头。

          尼米兹让这两员爱将轮流指挥太平洋舰队主力,只不过耍了个小名堂:斯普鲁恩斯任总指挥的时候,舰队番号为第五舰队;等到哈尔西走马上任,番号就变成第三舰队。

          不过,这两人的性情特点完整相反。斯普鲁恩斯低调、沉稳、睿智,用兵谨严,从来不走险棋,有时就难免失之于保守。

          在马里亚纳海战中,他在占尽优势的情形下痛失全歼日本航母灵活军队的良机,很多人对此颇有微词。

          而哈尔西,作战英勇、凶恶,用兵武断,但有时失之于莽撞,这从他的外号就可见一斑:蛮牛。

          在即将上演的莱特湾大海战中,美国海军的指挥正好轮到了哈尔西。这也将为这场大战,打上深深的「蛮牛」的烙印。

          哈尔西的对手,这时在做什么呢?

          (三)打算

          日本人深知菲律宾的主要性,尤其对于海军来说,这是一个绝对不能弃守的处所。当时日本海军分为两支,分辨驻扎在日本内海和新加坡以南的林加泊地,而菲律宾正好横在日本的石油补给线中间。

          当时的结合舰队司令官丰田副武海军大将描写过如果菲律宾被占据的黯淡远景:那样的话,南方航线将被切断。

          驻扎在林加泊地的舰队即使能安全返回本土,也得不到燃料供给;如果持续留在新加坡,本土的弹药供应又成了问题。如果为了避战保船而丢掉菲律宾,那将毫无意义!

          横竖都是逝世,不如拼一把!

          于是,日军大本营海军部下达了「捷 1 号作战」打算,取「一击制胜,万里传捷」之意,无非是要讨个吉利。

          依据这个打算,海军将把目前可能应用的所有舰只全体投入战役,进行一次孤注一掷的大赌博。要么博得决战的成功,要么像「逝世亡之花一样盛开」!用丰田副武的话说:这是摧毁拥有宏大物资力气的敌人的最后一个机遇。

          在这个打算中,日军将怎样去克服占绝对优势的对手呢?

          自太平洋战斗爆发以来,日本海军中唱主角的从来都是以航空母舰和舰载机为核心力气的海军航空军队。然而,在阅历了中途岛战斗、瓜岛战斗,特殊是马里亚纳战斗之后,这支力气已经大不如前了。

          试看前不久停止的马里亚纳战斗:日军的战术不可谓不高超,兵力也不可谓不雄厚,怎奈海航的「菜鸟」飞翔员们技巧太差,就连起码的腾飞、完成编队和找到目的都很艰苦,更别谈什么攻击命中率了。

          成果,被那些「老鸟」级的美军飞翔员们轻轻松松一架接一架地打下来,全部战场上到处都是日本飞机坠毁时拖出的烟柱,海面上遍布日机残骸。美国飞翔员们乐得在无线电里狂呼乱喊:真他妈的像过去的火鸡打靶竞赛啊!

          于是,这场战斗从此就被称作「马里亚纳猎火鸡」。在战斗中,有多达四百只日本「火鸡」没能返航,还被美军打掉了三艘大型航空母舰。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经此一战,一度樱花般残暴的日本海军航空军队已经溃不成军,基本不可能承担主攻义务。

          莱特湾海战开打之前,由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日本海航残余力气暂泊日本内海,从纸面上看还过得去:四艘航空母舰和两艘非驴非马的「航空战列舰」,但是舰载机只有 100 多架,这点儿兵力,真要投入大战,还不够美军塞牙缝儿的。

          那也不能让他们闲着。打不了主攻,可以干别的。

          这支舰队的作战义务是:一旦开战,他们将从本土动身南下诱敌,勾引美军主力舰队远离登陆滩头,就算大功告成。小泽治三郎对自己的使命有正确的懂得:我们的重要义务是诱敌,然后全体就义。

          一旦诱敌胜利,谁来担负主攻?

          尽管日本海军的空中打击力气日益孱弱,但水面作战舰只仍有相当的实力。这支舰队由栗田健男中将指挥,拥有 7 艘战列舰、11 艘重巡洋舰,20 多艘轻巡洋舰和驱赶舰。

          其中最引人注视的,便是那两艘面目狰狞的巨型战列舰:「大和」和「武藏」。

          这两条船是「大舰巨炮」理念登峰造极的产物。战前,日本深知自己与美国之间存在着宏大的经济实力差距,拼数量是逝世路一条,只能拼主力舰的质量,换言之:别看你的船比我多,但我的船比你大,火炮比你打得远。

          「大和」级就是这样被设计和建造出来的。其满载排水量接近 7 万吨,航速 27 节,主炮口径到达惊人的 18 英寸(460 毫米),安装在 3 座 3 联装炮塔上。这是人类海战史上空前的水面作战利器!

          栗田舰队的义务是:一旦小泽舰队诱敌胜利,立即长驱直入美军登陆滩头,用重炮扫荡美军登陆舰只和军队。为了增强栗田舰队的兵力,由志摩清英指挥的一支小舰队还被从本土调来支援。

          不过,栗田舰队里有两个「拖油瓶」的孩子:老式战列舰「山城」和「扶桑」号。这是日本自行设计的最早的无畏型战列舰,从下水到现在快 30 年了,航速只有 22 节,一旦和美国的那些新型战列舰遭受,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

          在既定的作战打算里,西村祥治中将将带领这两艘老舰,走距离较短的南线,从苏里高海峡进入莱特湾;而舰队主力将在栗田带领下,沿巴拉望岛西岸北上,经锡布延海突入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战场。

          两军将于 10 月 25 日在莱特湾会师。在此之前,小泽必需胜利地把美国主力舰队引到北方去。

          三支舰队散布在数千海里的海面上,依照如此严厉的时光表行事,能胜利吗?只有天知道。

          为了激发将士的斗志,栗田在动身前夜把部下召集起来训诫:战局比诸位的想象还要严重的多。如果国度消亡了而舰队尚存,那将是我们的羞辱。

          莱特湾的突击是义不容辞的,是会发明奇迹的。谁敢断言我舰队一旦出击不会取得挽回败局的军功呢?

          看来,栗田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筹备了。不过,果真如此吗?

          10 月 22 日凌晨,栗田舰队从文莱锚地全部出动。

          世界海战史上范围最大的海战——莱特湾海战的战幕正式揭开。

          (四)决战

          10 月 23 日清晨,美国海军潜艇「海鲫「号和」鲦鱼「号正在巴拉望水道南口巡逻。1 时 16 分,他们的雷达屏上呈现了可疑信号。最初,雷达员断定为雨云,但很快含混的信号变得清楚:是船,而且是大批的船!

          这正是栗田舰队。

          受够了无聊、枯燥巡航的美国艇员们立刻精力起来,他们一边向上级报告日本舰队地位,一边全速追赶日本舰队!

          凌晨 6:30,懵然无知的日本舰队航行到两艘潜艇的正前方,「海鲫」号艇长麦克林托克通过潜望镜发明,4000 米外的四艘日本重巡洋舰正一起向右转向,恰好把狭长的船腹裸露在潜艇射界里。

          日本军舰对着美国潜艇亮肚皮了!天赐良机怎能错过?

          3 分钟后,「海鲫」号以舰首发射管对头舰发射 6 枚鱼雷,随后一个急转弯,又用舰尾发射管对阵列中的 2 号舰射出 4 枚鱼雷。

          这是一次命中率极高的攻击!舰首发射的鱼雷 4 枚命中,舰尾的命中 2 枚!

          被命中的巡洋舰分辨是栗田的旗舰「爱宕」号和「高雄「号。前者沉没,后者重伤,栗田和他的幕僚们忙不迭地跳水求生,海面上一片凌乱。

          另一艘美国潜艇「鲦鱼」号也不肯充任察看员的角色。趁着日本舰队阵脚大乱之际,它也用 4 枚鱼雷干掉了「摩耶」号。

          这 3 条船都是「高雄」级重巡洋舰,排水量超过万吨,航速可达 35 节,各有 10 门 8 英寸主炮,火力强盛。这下可好:一炮没放,日本的重巡洋舰兵力丧失了 1/3!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转移到「大和」号上的栗田硬着头皮,命令舰队持续前进。

          这次潜艇攻击不过是小打小闹。当栗田舰队于次日进入锡布延海时,才算真正进入了「炼狱」!

          从上午 10 时到下午 15:30,美国第三舰队出动 150 多架次的舰载机,对栗田舰队持续动员了 5 波攻击。栗田早就料到这一招,给每艘军舰都配置了大批防空机枪,全部舰队的防空火力像铜墙铁壁一样!

          然而,实战再次证明了一个残暴的现实:水面舰艇哪怕防空火力再强盛,航速再快,规避再机动,也招架不住来自空中的攻击!

          「武藏」号的官兵对这一点有着最痛切的领会。大概是因为个头太大、目的太显明,从第一波攻击开端,「武藏」就成为美军重点关照的对象。

          「武藏」号厚重的装甲足以抵抗自 1000 米高度投下的 250 公斤炸弹,有的炸弹正中目的,但是由于装甲太厚,炸弹居然被弹开。

          但是水下部分就不同了,在第一波攻击中「武藏」就挨了一枚鱼雷,第二波攻击又有 3 雷命中,造成左舷大批进水。

          恶性循环开端了:因为一侧进水,舰身逐渐倾斜,只能向另一侧注水恢复平衡。

          这就会下降航速,使得「武藏」号逐渐落伍,而失去全舰队防空火力的保护,「武藏」就会变得越来越懦弱,越来越容易被攻击。

          在这场屠戮中,「武藏」一共挨了 20 枚鱼雷和 17 颗炸弹。全舰被炸得面目全非、疮痍满目。美国飞翔员们清楚「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本着「薅羊毛紧着一只羊」和「柿子要捡软的捏」的精力,逝世咬住「武藏」不撒嘴!饶是「武藏」号的损管员程度再高,也总有支撑不住的时候。

          当天薄暮 19:30,「武藏」号的大限到了:先是敏捷左倾,随后猛地滑向水中倾覆。5 分钟后,巨舰沉没,全舰 2287 名官兵中有 1021 人丧生。在它两年的服役史中,未能击沉一艘敌舰。

          除「武藏」外,「大和」号、「妙高」号巡洋舰和 2 艘驱赶舰也被命中受伤。栗田实在撑不住了:美军的空袭如此激烈,阐明小泽基本没把哈尔西引开,我要是不顾逝世活持续前进,到不了莱特湾就全军见天照大神去了。

          15:30,他下令全军 180 度转向退却。

          本该提前呈现的小泽舰队哪儿去了?

          其实,小泽忠诚地实行了自己的职责。他的舰队于 23 日就达到了菲律宾恩加诺角东北 420 海里处。

          第二天,他不断派出舰载机向美国舰队动员攻击,还一遍又一遍拍发裸露自己地位的电报,迫不及待地要就义自己,就差直接给哈尔西发电了:我在这儿呢,快来打我!

          不知什么原因,美国人就是没有发明小泽。

          原定打算中应当被早早发明的小泽舰队遭到疏忽,而最好不被发明的栗田舰队却开战即裸露,丧失惨重,这就很为难了。

          不过,美国舰队也并非安然无恙。就在他们对栗田舰队进行空袭时,自己也遭到了来自马尼拉的日本岸基飞机的攻击。日机有近 200 架之多,一度把美国人搞得手忙脚乱。

          一忙就容易出错。正在进行舰载机回收作业的美国轻型航母「普林斯顿」号被一枚 250 公斤穿甲弹击中,在主甲板下方爆炸。「普林斯顿」号燃起大火,被迫弃舰。

          轻巡洋舰「伯明翰」号靠上来接受「普林斯顿」号撤出的官兵,同时对其进行喷水施救。正在这时,「普林斯顿」号的弹药库产生大爆炸,舰尾被一扫而光,「伯明翰」号也被殃及。

          由于两船靠得太近,很多刚刚从「普林斯顿」号撤出的人员都拥挤在「伯明翰」号的甲板上,当大批的钢铁、炸弹和鱼雷碎片犹如狂飙向「伯明翰」号袭来时,人们基本来不及反映。